Sayop23333

五月弥弥kala亦洝:

【60fo感谢的欠债】军训教官和新兵蛋子的故事(初升高军训指南)

还是因为敏感词呜呜呜x @一只花栗鼠 来吧来吧!

 

可以的话希望大家来点评论啥的,评论比小心心和小蓝手更能鼓励我鬼畜下去!

幼驯染

长夏以北_:

[露中]幼驯染

 

  *竹马竹马设定

  *微米英,其他皆友情

  *OOC属于我

  *送给茗茗小天使 @Seirios 的小甜饼!

 

 

 

  幼驯染,指从小玩在一起的朋友。通常翻译为青梅竹马,但相比“幼驯染”不区分对象的性别——就是发小的意思。

 

  那时的社会还没有“度娘一下,你就知道”这等万能神器,那时亚瑟·柯克兰的眉毛还在青春期的漩涡里挣扎成长,那时的本田菊也才刚踏上宅腐双修这条康庄大道,然而拍着黑板老神在在地给王耀科普幼驯染为何物的神态让王耀在接下来无数的岁月都能感叹朕果然有双过人的慧眼,从小就瞧见本田有做宅神的潜质。

 

  不过那时的王耀还是个半大不小的中学生,完全看不出日后是能在菜市场上和大妈砍价二块五的厉害角色,他正嚼着从亚瑟那里顺来的草莓糖,懵懵懂懂地看着黑板上那三个人工加粗外加下划线的72号字体,一不小心把糖纸飘到了地上。

 

  而那时的伊万·伊万诺维奇·布拉金斯基已经不负阿尔弗雷德给他安上的混世大魔王的名号,他一把阻止了根正苗红的王耀同学保护环境不随地乱扔垃圾的好行为,拦腰把王耀抱在怀里,原地转了三圈后才笑着对本田说,“这不是在说我和小耀吗?”

 

  本田手里的粉笔掉在了地上。他想了想足足三秒,还是决定把“在日/本动画、漫画以及文学作品中幼驯染相恋的故事极受欢迎,一般来说都会是未来结婚的对象”*这句话咽了回去。

 

  当然,这件事在多年后变成本田菊许多神预言中的其中一笔就是之后的故事了。

  

  总而言之很多年以后彻底成长为一位心智成熟,身心发育健全的青年的王耀同志,在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脸上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握着好基友亚瑟的手沉痛地讲述他是如何从一个年幼无知的直男被伊万强行掰成山路十八弯的基佬,最后在句末补上一句,亲爱的你千万不要学我。

 

  很显然,王耀已经忘记上个月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在美/国领证,而伊万还送过去一根水管作为新婚贺礼的事情。

 

  不管如何,种种事迹足以证明在王耀自称为直男变基佬的血与泪的历史中,伊万不仅出现得早,还在其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更耸人听闻的是在年幼天真的王耀同学陷入对伊万不可自拔的爱恋后,伊万先生居然还是位直得像电线杆似的直男。

 

  哎?这么说来,也许这故事可以被称为是撩人无形的直男北极熊先生反被掰弯的故事?

 

 

  

  那么既然每个故事的开头都会有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还是从头开始讲起吧。

 

  在王耀和伊万还小得跟个豆丁似的时候,两个人就在幼儿园里相遇了。那时的伊万乖巧得不像话,罕见的紫眼睛搭上软糯的声线,迷倒了一群老师,而王耀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扎了个小小的辫子在后面。可别小看这个辫子的作用,这在王耀和伊万的月老榜上可以名列前茅。恩,或许还可以加上个阿尔弗雷德?

 

  本来伊万和王耀也不甚相熟,伊万被老师天天揉着脸叫小心肝和大家玩在一起,王耀则是喜欢安安静静呆在一边看书或者画画,两人在幼儿园待了大半年说上的话也屈指可数。直到有一天幼儿园里来了个好奇心过旺的美/国小英雄,他对王耀的性别产生了质疑,非要动手实践一下——于是他趁着王耀看书的时候跑上去悄悄拉了一下王耀的小辫子。

  

  说起阿尔弗雷德,在之后的生活中和他打了不下万次架的伊万先生表示,如果有一天他输了,那一定输在了阿尔弗雷德那堪称变态的怪力上,绝对不是输给了他那还算聪明的脑袋——对于伊万这等评价,我们还算聪明的阿尔弗雷德选择用汉堡糊他一脸。

 

  因此,在被在年少之际就已展露出怪力天赋的阿尔弗雷德这么拉了一下辫子,王耀没憋住,一下子就疼得冒出了眼泪。等他擦干净眼泪回过头,就发现阿尔弗雷德已经和伊万扭打在了一起。

 

  事后称之为责任心作祟的伊万不得已顶着一个熊猫眼和像被紫药水泼了右脸的阿尔弗雷德握手言和,当然握手过程中用了多大力气的“诚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总之,在这场不小的风波后伊万就像是黏上了王耀,自愿充当了保护王耀的角色,只要有不怀好意的人靠近都会受到伊万的无差别攻击,包括哪怕怀着好意的阿尔弗雷德先生。

 

  而这一保护就直接保护完了幼儿园,跃过小学,上了初中。

 

  在初一的时候王耀就搬到了伊万家隔壁那栋楼,王妈对这个保护自家孩儿多年的俄/罗/斯小朋友好得不得了,更别提伊万软得不要命似的棉花音和圆圆的馒头脸,在王耀看来这架势简直和当年幼儿园的老师们有得一拼,每次伊万来家里都能收获一把糖果和各种小零食,当然这些最后都进了王耀的肚子里。

 

  那时候流行一种糖,包装纸可以反射不同颜色的光,王耀吃完后就会把糖纸一张张收起来叠成千纸鹤或者小爱心,然后送给伊万或者其他朋友。后来伊万向王耀展示他收集的七彩千纸鹤和爱心,居然堆满了一个大盒子。

 

  初二的时候王耀已经有些忙起来了,每天上学的时间都得从吃饭的时间里挤,伊万知道后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天天载着王耀上下学,总算把王耀吃饭的时间给补回来了。

 

  他们家去学校的路上有个大斜坡,每次下斜坡之前伊万都会把王耀的手环在自己腰上,确认王耀坐好后才从斜坡上往下骑。清爽的风就从两人耳边呼啦呼啦的吹过,王耀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只能把脸埋在伊万的后背上,闻着少年身上淡淡的肥皂香味然后偷偷笑起来。

 

  后来无数次想起这个画面的王耀先生只能捂住泛红的脸,暗叹北极熊先生果然是一把撩人好手,怪不得在初中就有那么多小迷妹争着抢着要给伊万塞情书。

 

  不过初中的伊万还是个专心学习的好孩子,周末除了打打球就是泡在图书馆里和王耀一起做习题,王耀给他讲语文政治,他就手把手教王耀物理化学,当然每次伊万靠的太近几乎都是搂着王耀讲错题给王耀心灵带来多少负荷暂且不提。

 

  反正在两人互表心意后王耀提过这件事,伊万眨巴着水亮的紫眼睛表示这在朋友间不是很正常的吗?气得王耀差点就要一个巴掌抡到他脸上,看到他一脸无辜的神情又情不自禁地放下手,哀叹自己风流倜傥足智多谋怎么就瞎了眼栽在这么不开窍的人身上。

 

  不过他倒是栽的心甘情愿。

 

  

 

  中考结束后两人毫无悬念的一起读了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王耀至今还记得他那个班在附近的高中里都闻名遐迩,可谓是真·国际班,国籍一个个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凑巧的是从小学后就没见过的阿尔弗雷德也考来了这里,还成了王耀的前桌。

 

  那时王耀正和亚瑟·柯克兰当同桌,两个人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前面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互掐,从课上掐到课下,一起加入篮球队后训练还非要作对家,气得队长路德维希三天两头往医务室里找胃药。不过归根结底王耀是个比较安静的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亚瑟交流经验埋头学习,高中学业也不轻松,到后来连坐在伊万自行车车尾上都是在看书,一晃神王耀才发现已经许久没有跟伊万聊过天了。

 

  此时的伊万已经在整个学校声名远扬了,一米八几的身高和帅气的容貌足够让他收获一大堆后援团,偶尔他想去看伊万打球也会被狂热的女生们挤在外围,他只能和亚瑟一起待在安静的地方等着训练结束再去找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然后四个人再一起去食堂抢位置。

 

  

  后来高二上的时候王耀迷上了吃糖,伊万就给他换着口味带,以至于一段时间内伊万收到的礼物都不是情书而是糖果。王耀含着今早放在桌上的奶糖,旁边贴着伊万留下的小便条叮嘱他不要吃太多小心蛀牙,他弯起嘴角笑起来,一不小心咬破外壳,里面的夹心流出来了。

 

  是甜的。

 

  只不过那时的王耀还是个姑娘手都没牵过,情爱小说也一本没读过的纯真少年,对于自己已经开始弯成橡皮糖的性向一点也没察觉,况且那时未来的宅腐大神本田菊也刚在启蒙路上没法指点迷津,于是王耀也就这么单纯的以为这是朋友间的友谊——从这里看日后王耀打不下手想必也是有自身的原因的——还经常困惑于一和亚瑟聊天就脸红的阿尔弗雷德的奇怪表现。

 

  不过老天从来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他不仅放任伊万个大魔王擅自跑来打乱王耀本该平淡无奇的一生,还在王耀刚沉浸在奶糖似的心情时就把他从甜滋滋的感觉中提出来甩他两个大耳光。

 

  高二下的时候不知怎么得就流行起了恋爱风潮,一个个孩子跟蒙了眼睛似的不顾老师家长的反对谈起了恋爱,生怕一个落后就要被拖出去暴打一顿再塞一百口真狗粮。王耀初察这场风波时还小小的担心了一下,后来发现伊万还是照常载他上下学,午饭晚饭依旧一起解决后也就放下心来。

 

  尽管通过他转交给伊万的情书数量呈几何倍递增,王耀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伊万还是不会抛下自己跟个女孩子跑走的,就这么过了几个月,眼见都要升高三时变故忽然就发生了。

 

  那天下午王耀和亚瑟正一人抱着一半资料从办公室里出来就看见弗朗西斯满脸我的心要碎了的表情和阿尔弗雷德说些什么,走近了才听见弗朗西斯难过地向阿尔弗雷德哭诉他追了一个月的班花改投了伊万的怀抱,最要命的是伊万还答应了。

 

  伊万答应了。

 

  王耀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在反反复复地回放,手上的资料一下变得似有千斤重,他一时使不上劲,满怀的东西就这么摔在了地上,随着穿堂风在走廊里胡乱洒了一地。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帮忙捡起了资料,阿尔弗雷德递回来给王耀的时候还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关切地问他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然后被亚瑟瞪了一眼这才委屈地接过王耀手中的资料示意他来搬。

 

  王耀说了声谢谢,然后跟丢了魂似的飘回了座位,两眼无神地盯着讲台发愣。亚瑟拉着阿尔弗雷德不知道在讲什么,时不时往他这边看一眼,不过王耀实在没心思管。

 

  快上课的时候伊万回了座位上,脸上还带着些微的红晕,王耀看见他外套口袋里塞着一张粉红的信纸,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什么。

 

  “小耀,你不舒服吗?脸色好差。”伊万皱起眉,担心地想探他额头的温度。

 

  王耀偏脸躲过了他的手,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不敢开口,生怕暴露了哽咽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站在一边沉默地看着他们。

 

  这个下午的确是四人记忆中最难熬的一个下午,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就连阿尔弗雷德也难得保持了沉默。快放学的时候亚瑟推过来英语作业,上面摆着一颗糖。

 

  王耀剥开糖纸,用力嚼了两下糖果,是柠檬味。

 

  酸的。

 

  那天放学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陪着他回家,伊万推着他的单车去接新女朋友。他在巷口告别了两位好友,恍惚间才想起来这是十几年来他的放学时间第一次缺少伊万的陪伴,可能以后都不会有了。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蹲下身,任由眼泪鼻涕糊了一袖子。

 

  

 

  如果这是个青春恋爱的忧伤故事,到这里已经可以唱着同桌的你或者那些年然后画上句号了。

 

  毕竟在那种小男生间拥个抱都会被围观的年代里,王耀先生和伊万先生的感情还只是处于个萌芽状态,一个还懵懵懂懂,一个早已转身牵上了小姑娘的手,天时地利人和都凑齐了,不在这里完结BE真是可惜了。然而在作者非要发糖,我就是要强行HE你来打我呀的一颗执着心下,这故事还是有反转的机会的。

 

  在王耀家里蹲两天差点卒于亚瑟送来的司康饼下,浑浑噩噩过了周末后难得提早半小时走到了学校,还没进班门就看见传说中新上任的班花女朋友在门口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王耀往班里一看,伊万还没来。正当他秉承一颗同学间要互帮互助的友爱心准备上前询问时,班花姑娘瞪了他一眼然后哭着跑走了。

 

  一脸懵逼的王耀被同样一脸懵逼的早起大学霸又名亚瑟·柯克兰拍了拍肩膀,两人一边感慨着女人心海捞针一边回教室自习去了。等早读铃响了两遍后伊万才满头大汗的冲进教室,不顾全体同学惊讶的目光径直冲到王耀桌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委屈地说道,“小耀为什么不等我!”

 

  这回王耀是真的懵逼了,“你不是要载你女朋友吗?”

 

  “没有女朋友。”

 

  “什么?”阿尔弗雷德叫起来,“你们分了?!”

 

  伊万点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放在王耀手里。今天是颗大白兔。

 

  被巨大的惊喜砸中头的王耀在震惊中当机足足半分钟,又回想起班花姑娘那愤怒的小眼神,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跟她说的?”

 

  伊万松开手,有点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沉默了一分钟才红着脸小声地回答,“我说……我不习惯自行车后头载的人不是小耀。”

 

  这句话在接下来无数的岁月里被王耀一次又一次反复提起,以此愤慨地证明不是自己心理防线太薄弱,而是敌方太帅太会撩。

 

  当时还是青春年少的王耀同志险些被这句话撩得找不到北,差一点就要从座位上跳起来卷着早读资料当玫瑰花去表白,幸好亚瑟还是被喂了满嘴狗粮的整个班里还算清醒的人,机智的一把拉住王耀以免他过早把自己交代在熊窝里。

 

  到这里这件事也算是无风无雨的过去了,隔壁的班花姑娘很快也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后来一路长跑到了结婚,王耀还受邀送去了贺礼。

 

  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王耀终于从那满袖子的眼泪鼻涕中惊觉自己的感情,从此以后再也不帮着递情书,反而有事没事去篮球场上霸个位置看伊万打球,第一时间给伊万递水递毛巾。到最后连阿尔弗雷德也察觉了不对劲,有一次悄悄跟王耀咬耳朵问他是不是和伊万在一起了什么时候能帮他和亚瑟牵根红线,话还没讲完就被伊万扯开笑眯眯地问他是不是要打一架。

 

  深受伊万和王耀这对虐狗狂魔毒害的阿尔弗雷德抚摸下受伤的心灵,表示不跟一般人计较,然后抱着篮球朝树荫下看书的亚瑟奔去。

 

  后来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高三了。伊万和阿尔弗雷德都收了心,乖乖坐在教室里好好学习。他们都有各自的特殊优势,如果要考同一所大学反而是王耀要加把力学习,往往一天下来都是午休亚瑟帮他补英语,课间阿尔弗雷德指导他物理,伊万在晚自习后跟他讲错题,然后等到学校保安来催人离开了他才坐上伊万的自行车,两个人慢悠悠地在满头星光中骑回家。

 

  有时候他困得实在撑不住,就会搂着伊万的腰靠在他背上昏睡过去。伊万的车总是骑得很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载着一个他的缘故,王耀总能安心的睡着。应该说只要有伊万,王耀总能很安心。

 

  高考那天也是伊万载着王耀,经过那个十几年不变的斜坡去往学校,最后在进考场前伊万拉住王耀,轻轻抱了抱他。

 

  “小耀加油。”

 

  王耀抬起手捏捏他柔软的脸,“你也是。”

 

  很多人喜欢把高考结束形容成一场盛大狂欢,然而王老先生表示这真是然并卵。考完高考那天真跟考完月考差不多,他合上笔盖那会还在想着和伊万那个拥抱,心想莫非朕暗恋他这么多年还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熊崽终于察觉到了我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要来一个拥抱?

 

  他跟着人群一起出考场的时候还在想这个问题,远远地就看见一米八几的伊万顶着一头略显杂乱的头发用力朝他挥手。他一瞬间愣在原地,脑中忽然杂乱地闪过几个问题。

 

  要是他没考好怎么办?要是他们大学不在一起怎么办?要是伊万还是把他当好朋友怎么办?要是大家都反对他们在一起怎么办?要是……

 

  他仿佛被无数的难题束缚在原地,难以再向前迈一步。这时有人从后面推了推他,王耀回过头发现是亚瑟,他正牵着阿尔弗雷德的手,一双幽深的绿眼睛好似看透王耀所有的心事,“去吧,耀。他在等你。”

 

  去吧,他在等你。

 

  这绝对是亚瑟·柯克兰所说过的话里,最能在王耀和伊万月老榜里排上前三的话,威力丝毫不亚于一百个丘比特把王耀的心穿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于是他在一刹那间就甩掉了所有的包袱,迈开双腿朝着伊万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撞开了正搂着路德维希大哭的费里西安诺,踩到了正在和姑娘合照的罗维诺,碰到了迫不及待翻开漫画的本田菊,在险些撞倒马修后他终于跳起来,一把扑进了伊万的怀里。

 

  伊万张开双臂稳稳地接住了他,抱着他在原地快速旋转三圈,在弗朗西斯哭天喊地求一副墨镜的声音里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小耀,我等你好久了。”

 

  “我知道,笨蛋。”

 

  我知道你等我,在每天的熹微晨光中,在每个朝晖夕阴里,在你的自行车旁,在我家楼下,在篮球场上,在每晚的漫天繁星里。

 

  我知道你在等我,在彼此的余生中。

 

  他闭上眼用力地抱紧伊万的脖颈,放任自己沉溺于这来之不易的幸福里。

 

 

 

 

 

  “所以说,到底是谁拍下这张高清图还打印出十张寄给我们?”王耀坐在地上,甩了甩手中那一沓高清到连他脸上红晕都看得一清二楚的照片,一张老脸都憋得发红。

 

  “别坐地上,小心着凉。”伊万一把抱起王耀放在自己大腿上,下巴搁在王耀肩膀上,“让我看看……啊,这里有字。”

 

  王耀接过来,果然其中一张照片后面写了东西,那字迹正是如今宅腐大神本田菊的手笔——“当年拍的照片,在下果然没有看走眼。以此庆贺耀君和伊万君结婚二十五周年,祝百年好合。”

 

  “所以他当年在高考完偷拍了这张照片,然后现在才寄过来?!”王耀简直要气晕过去,“这都三十多年了——”

 

  怪不得他就说怎么前不久本田新出的本子里那两个主人公这么眼熟,正当他思忖着是否要发个贴子怒八宅腐大神私藏同学照片为哪般的时候,头皮上猛得一麻,“痛——!蠢熊你在干什么?”

 

  王耀回头打算好好镇压一下这只犯上作乱的手好彰显一下真龙天子的威严,冷不防被伊万猛亲了一下鼻尖,直接撩得他找不着方向。

 

  “嘿,因为小耀长白头发了哦。”

 

  王耀回过神,就见到这只北极熊捻着一根细长的白发,在窗外染满天际的橘色夕阳里傻乎乎地朝他微笑。

 

 

  

  ===========FIN===========

 

 

  *摘自百度百科

 

  *惯例Free Talk:大家好我是作者的肝,她不要我了。

 

  初尝这种欢脱的文风还是觉得不合适_(:з」∠)_,感觉没写好,特别是伊万的感情历程,你们就当他日久生情吧(喂 而且想写的校园恋情的青涩感都没出来啊啊???

 

  忍着一堆BUG看到这里的你们都是小天使(比哈特

  

 

  


●﹏●

♠ · ♥ · ♣ · ♦:

过个米国时间><阿米生日快乐TOT

大图>>[pixiv]


本来想着不能画了,但看到一堆糖之后完全不蛋定TOT

平时都没设单人tag.所以硬来

绿色的一只虫子:

最近画的梗,前4P是欧洲杯诅咒组干架后看到企鹅好友更新了条状态“红颜祸水法兰西”笑了一整天后开的脑坑;后3P那啥梗不解释。只想说眉毛真是实力告诉你什么叫NO ZUO NO DIE。

扯点正经的,个人觉得眉毛这次是真玩脱了。退欧对眉毛自身危害要比欧萌大得多。眉毛政府估计是没料到貌似现在还没个具体提案?经济上先不说分裂危机这次是真给提上日程了,靠金融支撑经济伦敦在欧地位不保后割的可不止一块肉啊……油罗巴三大国(不算露熊)现在最焦头烂额的肯定是眉毛,其次是军曹,法叔大概压力最小可能还有点小嘚瑟……欧萌会咋样就看爱丽舍能不能拿出通过点改革方案了。虽然最后到底退不退我觉得真心还有回旋的余地就是了_(√ ζ ε:)_

讲真不管眉毛还是油罗巴不希望看见任何人go die……和和平平的不好吗……_(√ ζ ε:)_

顺便脑补了一下公投结果出来后眉毛面对全世界一脸黑线无名黑气扩散"都是因为你我们全都一夜没睡你造吗小婊砸"的场景……
最后心疼下莫名躺枪的小菊花_(√ ζ ε:)_

Ryoyi:

*和脱欧有关系又貌似没有关系的小段子

*cp混杂,长图注意

*制作粗糙,仅供娱乐

(●✿∀✿●)

蝶王月:

熊精露×熊孩子耀

耀耀,不可以去摸熊熊的尾巴。熊熊会想要你当他老婆。

给曦曦的插图! @水穷云起会有时 

曦曦的文很有毒×××也很甜

————————————————

想什么时候重新肝一张……

我已经没有画画的手感了!!【哭泣




(≧▽≦)

牙鳥不桑/MWWBS:

成功了!!!手机发多图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弱智+10
感谢草间小天使的智商充值😂😂😂
来一发旧条漫祝贺一下(●´∀`●)

苏维埃:

王耀
王不耀
王耀不耀
【王式婆婆妈妈】

伊万
伊千
伊亿
【伊万大银行】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尔尔弗雷德.g.琼斯
阿尔弗雷德.h.琼斯
【阿尔牌婴幼儿英语启蒙书】

亚瑟.柯克兰
亚瑟.柯克绿
亚瑟.柯克红
【亚瑟油漆厂】

弗朗西斯
弗朗东斯
弗朗南斯
【弗朗西斯牌指南针】

本田菊
本口菊
本曰菊
【本田相框】

费里西安诺
费外西安诺
费中西安诺
【费里外交官】

路德维希
道德维希
品德维希
【路德维希教做人】

基尔伯特
鸭尔伯特
鹅尔伯特
【基尔伯特家禽养殖场】

马修
鸟修
鹿修
【马修的动物园】

雨欲予鱼愉:

happy birthday to me~♪

happy birthday to me~♪

happy birthday ~dear oee~♪

happy birthday to me❤


-----------------------------------------

❤谢谢嗷嗷嗷啊!!!❤